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返回总网 | 简体繁體 手机版 微信 电脑版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民声民意

河南息县:13岁初中生死亡,生前曾遭受“校园霸凌”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          作者:12小时新闻         发布时间:2019/6/23 21:09:13         字体:    

周士雨生前照

一名花季少年的临终遗言、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一具伤痕累累的遗体、一场突如其来的拘留、三份结果迥然不同的伤情判断,勾画出一幕幕让人不寒而栗的众生浮世绘… …

       2019年元月7日,农历腊月初二,距离乙亥新年不到两个月,13岁的周士雨(化名)带着伤痕累累的残躯,永远的离开了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离开了这个七零八落却还算温馨的家,离开了这个让他饱受凌辱却念念不忘的尘世。

       2019年6月20日,盛夏酷暑,一对花甲之年的老夫妇,跪倒在河南省息县人头涌涌的大街上,祈求上苍开恩还人间以公道,期望能够让躺在殡仪馆半年之久的孙子,安心地离开。

息县医院的诊断

        悲剧的开端,从2018年12月23日那个傍晚说起… …

       身为建档贫困户家庭的周有俊和刘秀英老两口,总感觉日常生活还得依靠国家,是一种让人抬不起头的状态,因此,在所有人都在猫冬的腊月里,仍然想着能够用自己的双手挣点家用钱,尽管收入微薄,却聊胜于无。

       因此,刘秀英央求了邻居,顺便去接一下自己在息县关店乡第一初级中学读书的孙子。

       “上个车,那孩子就气喘吁吁的,问他原因,他只是说跑操(指跑步)累的。”据接孩子的邻居回忆,为了登上低矮的电动三轮车,周士雨用双手抱着右腿,是一步步一点一点爬上去的。

       息县关店乡一中属于公办学校,离家比较远的学生,都会选择寄宿,周士雨就是寄宿生之一,就读于该校七年级。

        回到家的周士雨去了里屋躺到床上,忙碌的刘秀英直到做好晚饭才发现孙子的不正常。

       看着脸色苍白喘不过气、大腿浮肿挪不动步,却一再坚称自己只是“跑操”劳累才这样子的孙子,刘秀英痛哭流涕,经过哀求、威胁、再哀求、再威胁的轮回后,周士雨终于说出了实情:伤,是六天前被高年级的同学打的!

       面对着记者的采访,刘秀英悲痛欲绝,不断的自责:“都怪我,我一直给他说,我们家穷,出门可不敢跟别人找事,打了别人得花钱,被别人打了也得花钱,我们花不起。”

       支离破碎的家庭,家徒四壁的环境,以及奶奶孜孜不倦的教诲,13岁的周士雨养成了早熟、能忍别人所不能忍的性格,也是正是因为他的早熟能忍,耽误了自己最佳的治疗时间,丢掉了自己的生命!

       得知真相的刘秀英慌忙叫来老伴,通知了学校,请来了邻居,借了500块钱,匆匆把周士雨送到息县第二人民医院。

       然而,息县第二人民医院的诊断如晴天霹雳一样,击垮了这个原本就风雨飘渺的家庭。

       在息县第二人民医院的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以及出院(转院)记录中,这样描述:患者以“六天前受伤右下肢疼,胸闷四天”为主诉入院,诊断出外伤后胸闷待查和多处损伤,并考虑双侧过敏性肺泡炎等,因病情无好转,建议转入上级医院治疗。

       匆匆赶到医院的班主任高老师,用手机录下了一段周士雨的视频,这段1分钟30秒的视频,成为了周士雨留在这个人世间最后能够保存的遗言,周士雨说:“礼拜一,就上个星期一(2018年12月17日—笔者注),12点多的时候(凌晨0点),谷明(化名)把我拉到厕所里面去打了一顿,他把我打晕过去之后还打。没一会儿,他走了,我在厕所里躺了一会,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厕所里已经没人了,等我爬起来,他已经走了了,我就回寝室里面,接着睡觉了,他给我说,不让我给你们说,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如果我说了,他就把我打到吐,我就不敢给家里人说,直到今天,我奶逼着我说,我才把事情真正说出来,俺奶带着我来息县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

        视频中提到的谷明,是关店乡一中九年级的学生,和周士雨并非同班同学,至于为什么会在凌晨以后,把周士雨带到厕所殴打致昏迷,目前因为公安部门不予立案,尚无任何调查结果。

        期间,刘秀英拨打了110报警,学校也通知了谷明的家长,谷明的父亲在电话中对刘秀英说,自己身在上海,不方便回去,让周士雨尽管看病,一切费用好说。


监控中手持棍棒者为谷明

       早在周士雨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感到生活贫穷无望的母亲离家出走,周士雨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老实巴交的父亲一起生活,至死都没有见到过亲生母亲一面;周士雨的父亲周道江在他7岁那年,被招赘到遥远的更加贫困的甘肃,父亲的这一走,也成为了永别。

        周士雨的生活中,只有爷爷奶奶,和这个贫穷的家。

       唯一能够让他感到快乐的,就是无数的同龄人能够正常交流的求学生活,就是没有爷爷的劳累、奶奶的唠叨的校园,然而,同样是这座校园,却要了他的命!

        2018年12月24日,圣诞节,凌晨,周士雨转院到武汉市同济医院,立即被安排在儿童重症监护室,而此时的周士雨已经出现了意识模糊,不管见到任何人一律恭敬的喊:老师!

       周士雨在同济医院15天,被下达过6次病危通知。

        2019年元月7日,周士雨没能挺过14岁的门槛,不治身亡。

       武汉同济医院的“患者病情证明单”中的诊断结果是:1、重症肺炎,急性呼吸衰竭;2、金黄色葡萄球菌败血症;3、脓毒性休克;4、胸部闭合性损伤;5、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6、自发性气胸;7、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载明,周士雨直接死亡原因是急性呼吸衰竭和脓毒症休克,诱发死亡的病因是重症肺炎、金葡萄败血症、多发伤和深静脉血栓。

也就是说,过于董事和隐忍的周士雨,因为自己的隐忍,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丢掉了自己性命。

        在同济医院,无数医护人员和病友,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希望能够挽留下这个坚强倔强又让人爱怜的小男孩,无数人纷纷谴责惨无人道的“校园霸凌”行为,期望我们的校园是一块安静的心灵净土,然而,这一切都没有能够留住死神的脚步,周士雨,成为了我国“校园霸凌”事件中的又一位牺牲者!


同济医院的死亡记录

        如果说,周士雨短暂一生的经历是一个人的悲剧,那么,在他身后发生的事,算得上是人间惨剧,足以可以毁掉一个人的三观!

        失去至亲的周有俊和刘秀英,同时也失去了理智,采取了极端的做法,两位颤巍巍的老人带着家里的老弱病残,倔强的抬棺到关店乡街村一中学讨要说法。

        等待他们的是因“扰乱单位秩序”被行政拘留10天。

       “他们没有安慰,也没有劝说,直接放火烧了灵棚,十多个人推搡着殴打着,把周有俊一家带离了现场,送进了拘留所。”某知情人提起当时的情况,仍心有戚戚然地说。

       怜悯周有俊一家人遭遇的村支部书记担保,刘秀英等在拘留所待了5天后 ,被放了出来。关店乡派出所所长张加鹏警告刘秀英说:“你们要是敢再闹事,我就抓你们的担保人。”

        害怕连累到村支书的周家人接受了现实,耐心的等待着公安部门查清事实真相,为自己做主。

       苦候了四个多月的周有俊,等到了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一纸通知书,这份编号为“息公(关)鉴通【2019】1006号”的息县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告诉了周家人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周有俊,我局指派有关人员对周士雨的死因进行了法医鉴定,鉴定意见是1、周士雨身体生前没有外力造成的机械性损伤,2、周士雨系双肺炎症合并肺不张、全身性感染死亡。

        这份完全推翻周士雨遗言,和息县和武汉两家医院诊断证明的通知书,成为息县公安部门办案的铁证据,因此,周士雨因病去世,只不过是一次简单的民事事件,还上升不到案件的水平,只配积压在息县公安局关店乡派出所所长张加鹏办公抽屉里。

       张加鹏所长这样对刘秀英说:“你们去医院看病,你们说什么医院就记录什么,所以医生说的不算,我们鉴定的才算。”




息县公安局的通知书

       绝望的周有俊夫妇崩溃了。

       他们选择了上访,其实也不完全是上访,他们复印了周士雨在息县第二人民医院和武汉同济医院的病历,复印了周士雨的死亡医学证明书,复制了周士雨去世前的视频录像,只是想到息县公安局寻求一下帮助,请求重新复查周士雨死亡的前因后果。

       然而,他们得到的是一次次拖延,一次次的不管不问,一次次的被赶出大门… …

       刘秀英讲:某局长曾亲口对她讲,如果周家修改口供,承认周士雨是因病去世,他们会协调医药费报销,不然,一分钱也得不到。

       求告无门的周有俊和刘秀英,无奈的跪拜苍天,也许,他们唯一能够请求还不会敷衍他们的,只有苍天了,尽管苍天并无回应!

        因为,刘秀英说:“张所长和谷明是老表关系。”

       提起周士雨的离奇死亡,刘秀英悲痛欲绝,不断的自责:“都怪我,我一直给他说,我们家穷,出门可不敢跟别人找事,打了别人得花钱,被别人打了也得花钱,我们花不起。”

 

病床上的周士雨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或中联社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蒙汉勇:惊艳南方,为民造福“拔穷根”的情
相关新闻
新闻热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主管:中国国际联合新闻集团.    主办:中国国际联合通讯社   

UNT 04, 7/F,BRIGHT WAY TOWER ,NO,33 MONG KOK ROAD ,KOWLOON,HONG KONG

版权所有©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  投稿邮箱: gls68689999@foxmail.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信息许可注册证号:NO:1734300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商务登记证号码:59698234—000—04—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