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返回总网 | 简体繁體 手机版 微信 电脑版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卫生 曝光台

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疑似沽名钓誉引发残疾人进京信访

文章来源:明观见闻          作者:特约记者/明观 红桃K         发布时间:2018/8/22 17:56:28         字体:    

河北张家口讯(特约记者/明观 红桃K)2018年8月1日,北京首都的天气,可谓炙如火燎,车道上川流不息的汽车长龙喷发的热气和马路蒸腾的热浪让行走的人感到窒息。也许生计使然,但见行走在车水马龙车道两旁的行人,好像已无所顾忌,任由涌泉般的汗水冲洗着每一个行人的颜面。似乎炎热的夏季有意识的向每个鲜活的生命挑战,但不负的是每个人都具有旺盛的生命意志,尽管烈日当头,仍焕发着钢一般的顽强意志向烈日挑战。

    的确有一个人,汗如雨下没有阻挡住他进京的步伐,太阳炙烤没有泯灭他进京讨要说法的决心,面对火辣辣无情的高温,他不得不从容面对,无论他骨子眼里多么刚强,此时的他已经无法改变他已经截肢,已经变成一个残疾人的冷酷现实。

    其实,他的意志是经历血与炼狱般的生活后磨砺出来的。

    不知他的人乍看他像一个健全人,熟知他的人大都知道他的右臂已经残缺不全。尽管他用长袖伪装,但也遮不住人们真实的眼睛。

    他之所以用生命在奔波,他之所以在用生命在呼唤,他之所以用生命歇斯底里的在呐喊,是想用自己微薄残存的声音揭露,当下社会上一些医院,尤其是莆田系医院医德沦丧、金钱至上、漠视生命,打着救死扶伤美丽外衣,干着世界最为肮脏的勾当的严酷现实。之所以这样做,因为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因手术失败截肢的受害者,他是一个当下医疗体制一味市场化的受害者,同时,他想以身说事,以身讲法,告诫天下所有人远离安全隐患,远离伤害,远离沽名钓誉医院为套取医保资金而成为手术的试验品。


    “我觉得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在我发生事故后,没有技术手段治疗我的伤情,他却对外宣传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沽名钓誉,让我信以为真,结果,我在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两次手术均已失败而告终,不仅使我受尽了剧烈疼痛折磨,还给我精神上造成巨大创伤,”他面对本网哽咽的说道:“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追究医院治疗过失的法律责任”。

    这个人是谁?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他就是湖北省保康县寺坪镇樟木沟村残疾村民柳发新。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从湖北深山到北京首都,已经辗转了三天。“我的目的就是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反映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沽名钓誉,两次手术失败的经过,以求得到维权支持”。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接待大厅

    为了将自己不为人知的悲惨经历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投诉,他拿着手机打开百度地图,按图索骥,几经周折来到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总部所在地,里面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问清情况后,给了一个标注中国残疾人信访接待处的便条,又几经打听,沿着曲曲弯弯的狭窄街道,终于来到了全国残疾人畅所欲言心声的地方------中国残疾人信访接待处,里面的法律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他,残疾人柳发新一五一十,原原本本把自己从打工到受伤到住院截肢的整个经过汇报给了残联接待处,残联接待处的工作人认真地做了记录,并指出了如何信访、如何利用法律武器维护残疾人合法权益的问题,听罢接待人员的悉心的讲解,使这个哭诉无门的残疾人心明眼亮,茅塞顿开,长期紧张的心情放缓了很多。

中国残联出具的便条

    一个曾经的健康人,缘何走到今天不能自食其力,穿衣吃饭有些困难的残疾人,面对本网的追问,他如诉如泣叙述了他不堪回首的“辛”路历程。

    “我生来就是一个苦命人,人们常说,人生三大不幸,我几乎全占了,少年丧父,我几岁时就失去了双亲;中年丧妻,而我四十有六,从没粘过女人的边,至今仍是孑然一身,没有老婆哪来丧妻之说;老年丧子,可惜的是从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我,没有老婆,也不可能有儿子,更不能丧子,其实,我比人生说的三大不幸更不幸”,随着残疾人柳发新的思绪的穿越,仿佛他又回到了他的以前艰难的岁月。

    “我本应像别人一样享受父母疼爱,而我因为过早失去双亲,不仅没有享受到衣食无忧的快乐,反而带给我的是面对生计的苦难重重,不得不使我过早承担了更多的艰辛。为了生计,我早早就学会了农田里的所有脏活累活,怎奈年轻力薄,辛辛苦苦干一年,等来的是衣不果腹,捉肘见肘,尤其是家里没有父母,我从小就成了别人歧视和欺负的对象,让我在心灵深处蒙上了久久挥之不去的阴影”。不愿意提及以往,但一提及以往,在他的脸上反映出的是极度的酸楚。

    “没有了父母,我总不能在家等死,为了生计,我去过全国很多地方打工,刁钻刻薄的老板我倒遇到的不多,富有良知的老板我遇到了不少。有年生病,一位外省老中医免费为我治好了病而分文不取。人间有大爱,人间有温暖,我咋也没想到冥冥之中我就成了个废人,可以说人间酸甜苦辣、杂陈百味我皆尝尽,”残疾人柳发新似乎难以忘怀那场给他带来劫难的往事。

    随着他的思绪拉长,他叙述了他发生事故以及治疗的整个经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说的一点不假。2017年3月28日下午5点左右,一件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我身上,当天我在河北省尚义县红头梁镇大坝沟煤矿打工时,在矿深800米至1500米坑道内,由于煤矿没有安装防护网,没有清理障碍物,老板只让快点出煤,也没有进行岗前培训,带班工头违章指挥,造成我的右胳膊夹在木头与刮机之间,机器巨大的撕扯挤压造成的胳膊血肉模糊,疼痛的我瞬间失去知觉,事故发生后,好心工友迅速升井,两个小时后,我才被送到河北省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在我气若游丝,命悬一线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医院的医生给我做了截肢手术,过了不久,医院的医生又给我做了一次手术,之后的一段时间,我看到我的胳膊截肢后感染的很厉害,胳膊肿像水桶一样很粗很粗,天天滴水吃药一点也不见好转,动也不能动,走也不能走,吃也不能吃,我真的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怎奈好心人不断劝解开导,打消了我的轻生念头。随着截肢后病情的加剧,后来医院的人员催我转往北京积水潭医院时,我才知道,在这之前医院做的两次手术均已失败,是迫不得已才通知往北京积水潭医院的。手术虽然失败了,但我的医疗费我一点也没欠,第一次我交了2.5万元,第二次又交了5万元,总共花了7.5万元,遗憾的是我的右胳膊最终也没有保住。

尚未截肢的手指

    5月31日,我被转往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接诊的医生看到我的伤情后对我说,我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如果当时发生事故后直接到北京积水潭医院,也许胳膊能多保留一点。听到这话,气的我的肠子悔青了,我才意识到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没有能力治疗,非要超越能力给我治疗,给我已经造成终身伤害。住进积水潭医院后,医生给我讲,还必须进行手术,实施再次截肢。我最终还是听取了积水潭医院专家的建议,经过一段时间消炎措施后,专家们顺利的给我做了截肢手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才离开了医院”。残疾人柳发新向本网讲述时,时不时的让本网看他已经截肢的胳膊。


截肢后等待康复

    时间转瞬到了今年7月份,残疾人柳发新在看报道的时候,一则题为《大量莆田系医院依然停留在不靠疗效靠广告、不择手段捞快钱的阶段》的报道后深受启发,他突然想到,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虽然不是莆田系,但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有借助北京积水潭医院名义,过度广告宣传治疗实力、蛊惑群众就诊的意图,于是残疾人柳发新又想到,如果当初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不挂上“北京积水潭医院合作医院的牌子”,他还不一定到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治疗手术的,正因为在张家口宣称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才同意在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治疗手术的,谁会想到,连续两次手术都没成功,迫不得已才到北京积水潭医院手术治疗。

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疑似沽名钓誉引发残疾人进京信访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疑似沽名钓誉引发残疾人进京信访


    而后,残疾人柳发新在和积水潭的专家们谈论自己的病情时,提及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时,当时就遭到了北京积水潭医院专家的否定,“我们从没听说过和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是合作医院”,至于,是不是合作医院,为什么挂合作医院牌子,是谁同意在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挂积水潭合作医院的牌子,时至今日,这个因手术失败已经深受其害的残疾人还弄不明白!但是,本网在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官网上看到,该院网站对外宣传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的漂浮广告还在不停地漂浮着,看来,为什么格外宣传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的真实意图,至今还是一个待解的迷。

    北京市知名律师郭海以案说法,河北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对外宣传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合作医院,从字面上讲很容易误导患者认为张家口第二人医院和北京积水潭医院是一回事,“合作”二字从字面上讲,就是个人与个人、群体与群体之间为达到共同目的,彼此相互配合的一种联合行动、方式。往往人们在认识上产生偏差,至于如何合作,是技术资金合作,是网络会诊合作、还是派驻技术人员合作,没有书面材料可以印证,但是,维护患者的合法权益是每个公民应该尊重的基本权利。

    截至目前,残疾人柳发新已经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投诉河北张家口第二人民医院的事情,至今还没有得到回复。他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在身体许可的条件下,不排除诉诸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网对事情的后续进展将继续给予关注!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或中联社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注明"来源: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

上一篇:康恩贝频繁违规涉传 相关监管是不作为还是
下一篇:康恩贝违规超直销产品范围 涉传经营旷日持
相关新闻
新闻热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主管:中国国际联合新闻集团.    主办:中国国际联合通讯社   

UNT 04, 7/F,BRIGHT WAY TOWER ,NO,33 MONG KOK ROAD ,KOWLOON,HONG KONG

版权所有©中国国际联合新闻网  投稿邮箱: gls68689999@foxmail.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信息许可注册证号:NO:1734300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新闻商务登记证号码:59698234—000—04—12—9